艺术是个人化的事 要沉得住气

对影成三人,我们今天又来到了付羽的工作室,来跟他一起聊聊最近毛卫东同志刚翻译出版的一本叫《摄影对话录》的书,这本书很好看,虽然这本书没有摄影作品,只有被访谈人的肖像、照片,而这些被访谈人基本上是由二十世纪的一批很重要的摄影家、理论家、策展人来构成的,主要以摄影家为主,围绕像保罗·史传德、曼雷、拉蒂格、温布洛克、纽霍尔、亚当斯围绕着这些人在谈,应该是70年代做的这本书。这本书里边的人基本上都不在世了,都是已经故去的一拨人,大概是活跃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以后一直到七十年代这段时间内的摄影家,而且这些摄影家都是在摄影史上应该是黑白摄影达到巅峰或者说这个工艺材料成熟之后的艺术家。然后我觉得这本书整个的选择挺有意思,因为选择了很多是跟直接摄影这个传统有关联的策展人也好、理论家也好或者是摄影家,基本上围绕着这条脉络和线索展开的。

蔡萌:我前天在凤凰网上给栗宪庭做了一个访谈,老栗在访谈上提到,标题党肯定是媒体干的,他说现在艺术都是开发商什么的,但是老栗有一句话说得挺好,他说艺术家首先得是一个手艺人,先别当艺术家,艺术家可以关心政治,但是要过度关心就不是艺术,就变成政治了,并且他认为艺术家关心政治其实能带来多大的改变呢?改变不了什么,从某种意义上讲,大家就是踏踏实实做艺术,自己先变成一个手艺人,在那儿闷得住一点点做。

付羽:他一直都这么看,以前就讲过唱京剧什么的,谁比谁唱得好,一定是讲这比谁的功夫、功力、技巧这些好,出风格是很晚的时候,就是谁比谁有味道是很晚的时候,也等于他说的匠人,首先是一个手艺人、匠人,到最后风格是听天命。

蔡萌:前两天陈丹青跟江青做对谈,跳舞的那个江青,她被封杀了很多年,书终于出来了,搞一个发布会,陈丹青主持,我在网上看视频他也说,陈丹青自己说自己”我们这代人,八十年代一路过来,不光是我,还有很多人,今天能成的,现在看来看去就是坚持在做这个事,没被其他的东西太多的干扰”,他说今天这个时代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很多艺术家对这些不满,成天关注这些东西,他觉得无形中是一种干扰和打断,其实你是改变不了什么,你不可能改变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莫不如沉下来,做你该做的事,艺术毕竟是个人化的事,坚持做就行了,闷得住,沉得住气,坚持做,这个时代迟早是在变化的,自然而然就行了。等你到那个时候也成熟了。